您的位置: 通辽资讯网 > 历史

血与火的赞歌 第24节 父子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5:03:19

血与火的赞歌 第24节 父子

“我…”安迪想要再次站起身,但他看到父亲严厉的表情后,便识趣的放弃了这一想法,他想要解释,脸上带着不服气的神色,但格纳公爵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行啦,不用解释。”

公爵在这件事情上不打算扮演一位慈父,“记住,巴莱特家族的人永远不会对人卑躬屈膝,永远!”

“我没有对任何人卑躬屈膝,我与培迪是兄弟之情!”安迪显得很激动,脖子上青经爆裂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把我留在帝都的打算,我不过是个人质,你效忠国王陛下的筹码,你根本不知道我的童年是怎么过的,你没有资格对我所作所为指手划足!”

“我的孩子,你…”

“我怎么啦,在帝都我能依靠谁?唯有尼克姨夫和培迪表哥,而你,却躺在特瓦克城家族要塞柔软的沙发上讽刺我的无能。”安迪浑身颤抖,通红的双眼显示着他此刻的心情。

“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被强奸的女人,你看看你,还有一点特瓦克人的样子吗?”格纳公爵并没有安慰他的次子,反而冷冷的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表情?这是一个男人应该由的表情吗?一副怨妇的恶心样!”

“我应该是什么样子?”安迪低声咆哮着,“我亲爱的父亲,十岁,我十岁的时候就被送往帝都,在这九年中,我没有父亲、没有母亲、没有兄弟姐妹。”

“呼…呼…”安迪一口气喊出这些话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格纳公爵听到儿子的发泄式的倾诉后微微一愣,然后起身走到儿子的身边,用宽大的手掌轻轻的拍了拍儿子的脸颊,这是他们特瓦克领的礼节,“记住,以后不要露出这种委屈的表情,因为,你是巴莱特家族的成员,没有人能够让你受到委屈!”

“让着狗屁的家族见鬼去吧!”安迪很想说出这句话,但话到口边又咽了回去,现在,他选择保持沉默。

格纳公爵突然心中堵得慌,其实,他很想与自己的次子长谈,好好的长谈,毕竟,如果错过这个机会,下一次见面也许又是九年之后。

人生又有几个九年?

良久的沉默后,格纳公爵打算换一个话题,他让自己声音尽量变得慈祥,“怎么样,脱下重甲后是不是感觉整个人舒服多了?”公爵让自己尽量站在儿子的角度思考着问题,“我年轻的时候第一次穿戴重甲的时候也是累得不行,如果不是你祖父的呵斥,我肯定不愿意脱下来,但脱下来后几乎就不愿意再穿上去。”

或许是格纳公爵的话引起了安迪的共鸣,亦或许是公爵的态度消除了安迪内心的叛逆,他停止把玩手中的茶杯,缓缓抬起头,双眼开始正视自己的父亲。

这是安迪自见到他父亲后第一次认真打量自己的父亲,模糊的记忆里与现实父亲的样子开始慢慢重合,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。

这种感觉中,期待和未知的害怕占据着主导因素。

安迪就这么望着父亲,用一种特别轻快的语气说道:“是的,脱下重甲后整个人感觉轻松极了,现在,我一看到重甲就会下意识的想到穿上它的重量,那感觉很糟糕!”

“哈哈!”格纳公爵眼脚边的皱纹几乎挤在一起,他显得很是开心,他低声笑着,“以后你会常常体验到那种糟糕的感觉!”

“我早有准备。”安迪双手捧着茶杯,脸上带着对未来的憧憬。

格纳公爵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“不必要把在战场上杀敌当成一种荣誉,我的孩子,因为,杀人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,如果有什么值得荣誉的事情,那么,你应该想一想我们家族的名言。”

“家庭与?”安迪脱口而出。

“你很快就会明白其中的真谛…”格纳公爵对于儿子的回答很满意,“在打退蛮人之后,你或许应该与图尔布克堡的西泽.得文伯爵的长女温迪订婚。”

“温迪?”安迪一怔。

“是的,这就是你的,温迪是西泽伯爵唯一的女儿,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。”格纳公爵脸上带着笑意。

安迪很想说:这是什么狗屁?

但他知道,这种事情既然是由他父亲告诉他而不是母亲,那就说明,这件事情已经定下,自己根本无从选择。

“她一定是一位美人!”安迪只能如此说道。

“这倒是没错,她和她母亲沙纶一样美丽,你取了她,整个特瓦克高地草原的男人都会羡慕的。”格纳公爵忍不住笑出声。

“但愿吧。”父亲的话让年轻的安迪开始幻想。

“哈哈!”格纳公爵怎么会不知道儿子的想法,他年轻时候就是这么走过来,他用力的拍打的安迪的肩膀,“你的父亲不会欺骗你。”

“她有潘妮美丽吗?”安迪突然问道。

“潘妮?”格纳公爵一怔,“你是说里根家族的长女?辛达王子的未婚妻?”

“是的!”安迪此刻一双眼睛出奇的亮。

格纳公爵审视般的望了自己儿子两眼

血与火的赞歌  第24节 父子

,然后说道:“我没有见过潘妮,但我想,温迪不会比任何家族的小姐差。”

“但潘妮真的很美,您到帝都后应该会见到她,她可是您的外甥女。”安迪对父亲的话根本不信。

“温迪将会成为你的妻子在,这一点不容改变。”格纳公爵的表情又开始变得严肃,“至于你的潘妮表妹,她注定会成为帝国的皇后,这也是不容改变的事实!”

公爵或许是发现气氛又要回到刚才的状态,他连忙岔开话题,“现在,我们来一谈一谈正事,也就是你即将要面对的问题。”

“与蛮族的战争?”安迪下意识的问道,但他明显还亮继续刚才的话题。

不过,格纳公爵根本不给机会,“领地里已经集结起一万精锐骑射,我想这些足够对付蛮族的入侵。”

“我会让蛮族后悔越过坎尼亚山口!”

“咕!”格纳公爵喝下一口清茶,轻笑一声,“就算再给蛮族增加一倍的兵力,他们也不会有多大的作为,所以,你要关注的不仅仅是与蛮族的战争。”

“科伦要塞?”安迪下意识的说出口。

广州长安风湿病医院
广州长安风湿病医院怎么样
广州长安风湿病医院预约挂号
广州长安风湿病医院专家
广州长安风湿病医院医生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