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通辽资讯网 > 育儿

盛华双杰 第二十四章 山中过夜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9:23:55

盛华双杰 第二十四章 山中过夜

所以,润东哥在我的眼中就是半个恩人,半个哥哥,还有一diǎndiǎn师生情谊,他现在要出现危险,我当然不能置之不理,自己虽然没有实力把他抓回去,但我最少也要知道他在哪里?他会跑到哪里?这也方便我给他提供一些帮助。

因此,我一直远远的尾随在润东哥的身后。

越过了一座山之后,润东哥回头看了看,见没有人跟来,他没有继续向山里走,显然他也知道再往山里走会相当的危险。这是魔兽山脉,虽然这附近的魔兽被人打得很少见到了,但如果运气不好,真的误打误撞出现一个噬焰狼之类的,对于一个半大的孩子来説,那结果只能有一个。

站在那里,润东在山坳中略微犹豫了一下,然后他转头向旁边的一座山上快步跑去,我则继续悄悄的跟着他。

就这样横着跨过了三座山后,我才看到润东哥停在了一座山的树林中。

我猜到了润东哥的意思,他之所以先跑出一座山,然后在横着跑出三座山,目的是不想让别人找到他,是的,别人看到他向那个方向跑掉了,必然会向那个方向追去,可没想到润东会横着跑到了另一座山上。

其实,润东哥现在所处的这座山离村子也不是很远,相对也很安全,只是换了个方向罢了,大家都是山里长大的孩子,对这一带的情况都很了解,他所在的这片山上树林茂密,容易隐藏,其实吃的东西也多,山里人进山后是饿不死的。

就比如我父亲,每次进山打猎几乎是什么吃的东西也不拿,当然了,家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,可他在山里逛十天半个月的,就算什么猎物也打不到,他也不会饿到,山里蚱蜢可以吃,果子可以吃,有些草根也可以吃,所以这方面的担忧是没有必要的。

又在这里等了一会儿,见润东哥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看来他已经打算一直藏在这里了,我又想了想,这附近其它地方山上的树木都较稀疏,润东哥不可能再去别处,他应该会待在这里一段时间。

想到这里,我没有惊动润东哥,悄然转身,向村子方向走回来。

等我回到村里时,村里已经炸开了锅,显然大家都知道了润东跑进山里的事情。

村子中有男人在家的,那些男人都已经上山去帮忙寻人去了,而村中的几个女人则聚在村口处议论纷纷。

“润东那孩子平时看起来很温和呀!为什么会突然跑进山里去?”

“其实那孩子很要强的,啥事也是很认死理儿。”

“人家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孩子,心里受不得委屈。”

“嗨,只希望那孩子别出事儿。”

“按説这附近魔兽很少出现,再加上这么多大人去找,应该能找回来的。”

“这回润员外可急了,他已经进山了。”

“让那个吝啬鬼急急也是好事!”

“嗯!”

……

这时候,我已经走到了村口。

“凌锋

盛华双杰  第二十四章 山中过夜

,到了吃午饭时间,你这是去哪里了?”

母亲看到我回来,不免焦虑的问道,看见别人家的孩子不见了,她自然也担心起自己的孩子。

“我去后山抓蚱蜢了。”我晃晃手中顺路抓来的三只蚱蜢説。

老妈知道我每天活动很有规律,没再追问,对我説:“你回去吃饭吧,我已经吃过了。”

“噢。”我独自回了家。

没有向大人们提起润东哥的事,我知道以润东哥的倔脾气,现在就算是我把他硬拉回来,他不但不会感谢我,而且还会埋怨我,是的,我如果现在把润东藏身的地方告诉给别人,这对于孩子来説,就等于是叛变,是告密,毕竟润东现在依然只是个孩子,况且,我也没办法和别人解释得清,我是如何知道润东哥去处的,反正润东哥现在的位置很安全,最多我下午再去一次他那里,试试润东哥的口风再説。

中午吃过饭后,我再次走出家门,此刻村口的妇女们都已经散去,她们也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而村中的男人还没有回来,看来今天大家不找到天黑是不会回来的,哪家孩子不见了,村中人都会这般帮忙寻找的。

我拿着柴刀向着大人们相反方向的山上走去。

今天就当是给自己多放半天的假,去山上再看看润东哥,试着问问他的口风。

爬过了一座山,我已经在另一座山的树林中隐隐的看到了润东哥的身影,他还在隐藏,显然不想让人发现,而我则若无其事的一边低头找蚱蜢,一边向润东哥所在的山旁走去,尽可能不让润东哥怀疑我已经知道他的躲身处。

我已经走到了润东哥所在的山脚下,但我没有直接向润东哥的方向走去,还是在装着抓蚱蜢,希望他能叫住我,毕竟我一个两岁的孩子不会让人怀疑什么,我知道润东已经看到了我,我相信他会喊我的。

“凌锋!”

果然,润东哥在树丛间压低嗓子喊起了我的名字。

而我还要装着四下张望一番后才看到他:“润东哥,原来你在这里。”

“嘘!”

润东哥对我做了个嘘声动作,然后又对我招了招手:“凌锋别出声,过来。”

我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。

警惕的向四周看看,然后润东哥才生硬的笑笑,依然压低着嗓子问我:“村里人现在是不是在找我?”

“嗯。”

我重重的diǎn头,然后立刻説道:“他们都很着急,村里的男人都上山了,润东哥你还是回家吧,吴先生也很着急,他不会再为难你的。”

润东哥的神情明显一凝,可以看出来,其实他也不想让别人担心,而且他也不是一个总做出格事情的人,大多时候润东哥在我们面前还都是温文尔雅的样子,只不过这两次的事情让我们有种大跌眼镜的感觉,其实我们知道,润东哥在家里时经常被润员外骂,但以前他很少用这么激烈的方式来对抗,但这两次的事情不知触碰了他的什么,才会让他有如此的过激举动,或者是他长大了,他需要表达自己的意见,而他还没有找到一种合理的表达方式。

“让他们找去吧,我是不会回去的。”

良久后,润东哥稚嫩的脸上还是泛出了刚毅之色,他咬牙説道。

仿佛为了印证自己的选择没有错,他转身装做一身轻松的样子,坐到了地上,摆出一个最舒服的姿势,然后在嘴里叼上一根草秆,説道:“你知道吗凌锋?《水虎魂力传》里讲的那位英雄,他以前就是在山林间生活,偶尔才会出山,做些杀富济贫的事情,那才是真正的绿林好汉,那也是我向往的生活。”

我相信润东哥讲的是他心里话,他面对一个两岁的孩子,还没必要讲些口是心非的话来骗我,况且,润东哥根本就是个直率的人。不过他説的这些话没有在我心里泛起太大的波澜,哪个孩子没有幻想过自己要去丛林冒险?谁没梦想过有个自己的森林xiǎo树屋之类的事情?只不过是现在的环境*迫润东哥把他的愿望和绿林好汉联系到了一起罢了。

当然润东哥现在也是在向我表露他的另一层意思,他这是有意在我面前显示出,他现在依然很轻松,他不怕,他还在要强,并不准备回村里。

“可是到了晚上怎么办?山上会有魔兽的,润东哥,我们还是回村里吧。”我希望用自己两岁的形象説些直白的话,更容易的来劝劝他。

“不,我是不会回去的。”

润东哥十分坚定的回绝道,然后还对我説:“你回村后也不要告诉村里人我在这里,否则我以后就再也不给你看我的书了,听到没?”

“嗯。”

我重重的diǎn头,装着十分害怕这个威胁的样子。

之后又聊了两句,见润东哥留在这里过夜的态度十分坚决,我不好再説什么,于是从怀中掏出一个火折子递给了他:“润东哥,你在山里过夜,给你这个,晚上可以烤烤火。”

“哇!太好了,你身上怎么会有火折子。”润东哥大喜过望。

由此我可以看出,他在山上第一次过夜也很害怕,有了火,一般野兽就会远离这附近,让他更有安全感。

“我是准备烤蚱蜢吃,所以才会带着火折子的。”我的理由也找得冠冕堂皇。

润东哥再不怀疑,现在他更是有了在山上过夜的信心,他在我走时还一再的叮嘱我,不要把他藏身的位置告诉给别人。

我diǎn头,但我心里在纠结,是不是真的要帮润东哥保守这个秘密?可就算我告诉给别人把润东哥硬抓回来,他就不会再跑吗?也许让他在外面多待一天,他就会改变想法的吧,而且我们这附近的山,好多年都没听説有凶猛魔兽出没了,应该还是安全的。

我离开了润东哥,心里还在纠结的走着,试图説服自己。

低着头,不知我为他保密的事情是对还是错。

“突突突~~”

正当我这样纠结着、思考着走路时,突然一只大蚱蜢在我脚下飞了起来,这声音明显打断了我的思考。

“娘的,跟我捣乱,今天要让你为此付出代价。”

此刻心情正在烦乱的我,被这只肥肥的大蚱蜢打断了想法,顿时心中更是生气,只想把这个家伙除之而后快,看看周围没有人,再看着那家伙还在慢悠悠飞在空中,我想都不想就窜了出去。

算它倒霉,就让它来做我今天的出气筒吧。

嗖!我一纵身就跃出三米多远,现在我已经对我身上的力量运用得得心应手,踏!踏!两步我就已经追上了那个还在空中飞的大蚱蜢。

那家伙还没落地,而我已经窜到它的前面。

“还等什么?我今天让你碎尸万段?”我气愤的抡起手中的柴刀就向空中的大蚱蜢砍去。
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医保医院吗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如何乘车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来院路线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费用高么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